谢伯子画廊 官方网站

地址:常州南大街步行街商务馆A座5楼104-514号。手机: 13809073252 邮箱:737768481@qq.com
QQ: 737768481 官方微信公众号: xiebozihl

[置顶] 谢伯子松风对弈图(2.7平方尺)拍卖成交价103500元

[置顶] 谢伯子画廊新址

[置顶] 《谢伯子画廊》简介

[置顶] 谢伯子艺术简历

民国往事/喜谢玉岑有子(啼红)

 

十年前,吾宗玉岑词人(谢觐虞),以书画驰誉于海上,当时风雅中人多与有往来,与张大千、朱其石辈尤称莫逆,时海上书画家有“艺海迴澜社”之组织,玉岑亦中坚分子也。惜也才长命短,壮岁递赋悼亡,神伤奉倩,悲怀莫谴,因别署“孤鸾”以志痛而明志,然自此郁郁寡欢,生趣索然,卒以忧伤过甚而不永年,艺苑奇才,又弱一涸,闻者莫不痛惜!今玉岑词人墓木且拱矣,使天假之年,今日犹在人间者,其书法不第可以称雄一时,且可必其为艺苑传人也。

...

民国往事/玻璃壁后之谢宝树(阿稳)

 

.吾乡画家张大千,对于谢玉岑先生,相当推许,在予眼中,以为玉岑一手好字,以流沙坠简为第一,至今无两。哲嗣宝树公子,能本其家学,兼通常书画并受其外祖钱名山之熏陶,得以知名艺林,尤深庆幸。此次由符铁年王师子郑午昌之绍介,择其近作,假青年会画厅展览,并有诸家合作扇面多见,于此陈列。余于玉岑乔梓,无一面缘,但每次画展,早佩其成就,有一次他画了一张石涛的山水[玻璃壁],我也来上了一张,后皆售出,但是价值高低,我却退避了三舍,可见他是作家当中的后来居上的一位,值得佩服。再者今年写稿子,尚属第一次,写捧场稿子,是一篇半篇,都不会写过的,否则同文看见,一定说我为何不捧“破记录”的人?

按:本文摘自 1944年5月14日《社会日报》[0003 版]。
..

民国往事/谢伯子画展趣事


谢伯子画展趣事-聋哑青年群就笔谈(冰心)

青年画家谢伯子君,为钱名山外孙,故谢玉岑词人之公子。少时从其父执张大千郑午昌氏学山水,出笔便已不凡。年来潜心研讨,益复精进。今方展其近作于八仙桥青年会画厅(十一日至十七日)为期七天。出品约百帧,携名书家合作扇面两百页,三日来参观者极形踊跃,无不惊其能事,叹为天才。所作已定去十分之九,情况热烈,为青年画厅历来画展所未有。尤奇者,本市聋哑青年,争欲一见谢君庐山真面,不期而集者多人,一时伸纸笔谈指手画脚,大有应接不暇之势。古人云“用志不分,乃凝于神”。伯子既患聋哑,自无应务烦其心曲,故能宁静专一,发挥智慧,反收事半功倍之效。获此优绩,绝非偶然,其未来成就,则尤未可限量也。(附图为谢君近作山水精品)
按:本文摘自1944年5月16日《海报》。

民国画迹/谢伯子一树丹枫(1944作)

 

民国往事/悼謝師玉岑(馬星野)

 

        民國十四年的初秋,我才進溫州高級中學,一年級的國文教員,一位是詞人夏承燾癯禪先生,一位是詞人謝覲虞玉岑先生。戛先生是永嘉人,黑黑的險孔,真令人不相信他會有那樣的細腻幽雅的思想和文筆。謝先生呢?修長的身材,白晳的臉孔,微微上秃的頭髮,那樣溫文幽雅,使我們想到六朝時代的文人墨客們;他的指頭細長,像削靑葱一般。我們浙東海涯的人民,對于蘇常一帶人物,往往有羨慕欽敬之心,而謝先生使我對江南人更其有好感。

      我十四嵗進了中學,國文教員換過了不少,而最是我感谢,难忘的是余姚杜志文天糜先生,扬州朱自清佩弦先生;他们两位教我的时间最久,各方面帮我的忙,眞使我畢生難忘。然而他們幾位,和謝先生的性格,有很大的不同。謝先生教我的國文,只有半年,因爲我讀了一年的高級中學,便去進大學了;半年的期間,我和謝先生的談話,知道他是怎様一個人。天縻先生是位愛國者,是位愛民憂時的仁人志士,他的長歌行,那樣的雄壯而高超,直追老杜。朱先生是仁厚的,仔細的,他文章風格,淸麗中帶着旖旎。如果杜先生是盛唐,朱先生乃是晚唐。謝先生的詞,有時如獨鶴唳空,有時如鵑啼三峡,淸新而高卓,有六朝之好處,無六朝之壊處。他不是入世的人,他時常在病,他是十足的詞人,姜白石一流的詞人。   

       我現在還保存着谢先生給我寫的篆字,謝先生給我們做的詞在他那一班裏,我和謝先生最接近。我的七古長歌,有許多是經遇謝先生改正的。他要我多讀吳梅村的詩,多看世說新語一類書。他老是誇獎我,記待有一次,他在我的作文卷上批一個『何事荆台百萬家獨教宋玉擅才華!』我想起來真有點渐愧,然而謝先生之愛我,我是不能忘記的。當年高中教員之中,教英文的是揚州劉延陵先生,教地理的是蘇州王鍾麒先生,自民國十四年一別,除王先生于去年見了一面外,其餘的音信全無,而噩耗傳來,謝玉岑先生已歸道山了! 

      當我從謝先生時候,還是十七歲的學生。我羡慕他的文學,我更羡慕他瀟洒出塵之態度。十年過去了,我只覺得自己更其濁更其俗,而那懐籀亭(谢先生在温州時,住在校中懐籀亭畔)的秋菊,謝屐亭的夕陽,應該還記得十年前的師生情誼。我渐愧的,當時由谢先生學到的詞學,詩學,現在已荒蕪得不成様子。長歌已經四五年沒有寫了,填詞,也好久沒有試作了。每記得謝先生『一雨落桐花』的詞,心中卽黯然悽然,不能自已。我覺得自己的本質,是最適合做謝先生的學生,效謝先生之爲人的,然而社會的環境,國家的需要,不許我走那一條路。十年已使我變成別樣一個人,當年以自己爲「我本玉皇香案吏,偶然仙謫到人間」的,現在連淮王雞犬,都不配做了!玉岑先生仙逝了,他一定是歸去做玉皇香案吏去了。他的文辭留在天壤間,他的靈魂應該很舒服的逍遙茌素雲皓月之間!

       記起十年前的舊亊,悽然不能自已,爰爲之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《中央日報》中華民國二十四年七月二十三日星期二第三張第四版。

马星野(1909-1991),浙江省平阳县人。新闻学者、中国新闻界名人,中国杰出的新闻教育家,一代名师。原名允伟,读小学时改名伟。旅美时,取"星垂平野阔,月涌大江流"中"星野"二字作为笔名。中央政治学校毕业。1934年毕业于美国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。马先生被誉为"新闻巨子"、"新闻王",与"棋王"谢侠逊、"数学王"苏步青并称"平阳三王"。

民国往事/谢伯子1944年上海画展资料

 

 

...

民国往事/谢伯子1947年国画得奖作品

 

1947年5月21日    大公报  

原图见:1947年美术年鉴  (近代中国艺术史料丛书  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)244页

民国画迹/谢伯子松山高士图

 

作于民国期 1944年 时21岁

...

谢伯子吴墉书画扇面(常州博物馆藏品)(三)

 

 

...

谢伯子山水(常州博物馆藏品)(二)

 

谢伯子民国期山水(常州博物馆藏品) (一)

 

...

民国往事/闻宥致信谢玉岑

 

 闻 宥(1901—1985)字在宥,号野鹤,上海松江人。1937年至1954年居成都,任华西协合大学中国文化研究所所长、博物馆馆长、中文系主任;四川大学教授、博物馆馆长。在成都的学术生涯是闻宥事业的顶峰,《论民族语言系属》等众多论著为他赢得国际声誉。1957年后的二十年,闻宥在中国大陆无人提及,但马悦然等汉学家对他评价甚高。

...

谢定琦书法

 

钱名山题谢伯子画诗选

  

 钱名山题谢伯子画诗选

一,渊明诗“弱女虽非男,慰情良胜无。’此未有子时语也。观
其<责子诗>必在中年后矣。或者乃以‘弱女’比上旬‘春醪
误矣。命外孙图之:

命我孙儿谢宝儒,好为靖节补新图。满园松菊都生色,喜贺高贤得掌珠。

二、题画
采菊东篱,对之不语。彼姝者子,或者渊明之弱女?
 
三、外孙画
外孙年十九,下笔工山水。天生奇气出霄汉,五岳三山罗腕底。
忽然能作晋衣冠,竹林风流犹在迩。老夫每观一幅画,为汝
爷娘三日喜。清才盛德不获年,合有佳儿为后起。休道千秋万
岁名,且博眼前穷不死。

四、喜外孙谢大画极奇
六法天开别有门,谢家玉树苗灵根。平生不解师松雪,却有王蒙是外孙。

五、题外孙画始信峰
文章莫与天争奇,劝人勿作黄山诗。谁知尔画有神助,直到
黄山奇绝处。墙头一幅始信峰, 手握造化穿鸿蒙。老人笔舌两
俱拙,但有叹息无形容。生才不穷有如此,我幸天公长不死。

六、庭院深深.题外孙谢大画
画里有诗诗里画。漠漠平林,绿满层楼外。湖面朝来风正
快,一-帆白过青山下。 愿借此中茅- 把,消遣馀生,胸次真
潇洒。水性山情都人化,道心更待琴心写。

转自:《钱名山研究资料集》265页

谢伯子国画老虎课徒稿

 

...

分页:«12345678910111213141516»

日历

<< 2019-12 >>

Sun

Mon

Tue

Wed

Thu

Fri

Sat

1

2

3

4

5

6

7

8

9

10

11

12

13

14

15

16

17

18

19

20

21

22

23

24

25

26

27

28

29

30

31

最近引用

文章归档

站点统计

  • 文章总数:367
  • 评论总数:6
  • 引用总数:0
  • 留言总数:2

友情链接

图标汇集

Powered By Z-Blog 1.8 Walle Build 100427 and Theme By BokeZhuti.cn

《谢伯子画廊》成立于2000年3月18日,迄今为止已二十年.先后已出版谢伯子画廊丛书24种.《谢伯子画廊》专门介绍谢伯子及亲师友诗书画艺术作品。谢伯子其亲为世所重,有父亲谢玉岑,叔父谢稚柳,三姑谢月眉,外祖父钱名山,大舅钱小山,其师有张大千,郑午昌。江南钱谢为近代诗书画艺术世家,故其亲友雅好诗书画不胜枚举,大多有声于艺林。 《谢伯子画廊》立足于艺术,立足于社会,致力于弘扬先贤人文精神,汇展先辈丹青妙迹,结念前尘,冀望未来。